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党建专题 >

“我的入党故事”丨关键时刻显担当

文章来源:党建网 发布时间:2021-05-11 10:06

图片

  1987年,我进入铁路系统工作。初到时,我被分配到工务段,当养路工。这项工作需要长年在野外,与钢轨、轨枕打交道,劳动强度大,作业环境恶劣,是铁路行业中最艰苦的一个工种。干了一辈子的老养路工几乎个个都有职业病,不是腰有硬伤就是患有关节风湿病症,很少有人愿意到养路工区来工作,有的人来了也不安心,总是想方设法调走。可是养路作业又是保障铁路运输畅通无阻最基础的一项,没有养路工,就没有火车的安全保障和正点到达。我的入党故事就从工作的第6个年头说起。

 
  当时,我们的车间党总支书记老郑和车间主任兼工区工长老王都是老一辈养路人,他俩对我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还是挺满意的。
 
  1993年年底,线路翻新维修,更换钢轨轨枕。那一天,天寒地冻,北风怒号,老郑和老王带领我们百十号人在所属区段紧张地做着准备工作。运输轨枕的轨道车司机匆匆跑过来说,遇到麻烦了。
 
  大家跑到轨道车旁边一看,原来这里是一段高坡线路,轨道车卸车时,有几根轨枕顺坡沿滚到了两侧的沟底,十余米高的路基,近七十度的陡坡。换轨作业马上就要开始,一旦开始就只能利用一列车通过之后下列车到来之前的间隔时间来更换钢轨轨枕,时间紧张到分秒倒计。这会儿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马上让人到沟底把轨枕抬出来。
 
  老王甩掉大棉袄,叫了声:谁来?四个人立刻站了出来,我打头。
 
  老王抬手轻轻将我推到一旁,说:“不用你,他们三个,连上我,四个人就够了。”
 
  站出来的另三个人体型都和老王相仿,而我一米八五,学生出身,虽正值青壮年却略显单薄,高度、力度和车轴汉子们都比不过。
 
  老郑一挥手:“下沟!”
 
  四条汉子到达沟底,一对钢丝套套住了一根轨枕的两端,木杠穿过铁丝套落在四条汉子肩头上,老王喊了一声:“起!”,四条汉子一用劲,钢丝套噔地一声绷直了,轨枕颤颤巍巍地离了地。重负承肩,每个人脸上的肌肉都像被电击一样,随着咬紧的牙关颤抖着。一根轨枕四百公斤,按平常来说,对于四条壮汉不在话下,但现在是走在陡峭得近乎垂直的坡道上,重量倍增。老郑挥手喊号子:“一、二、走,一、二、走……”前面两人先迈步,后边的人踩住前面的脚印前行。
 
  走到坡半腰,有人惊叫:“坡上有冰!”
 
  坡上虽有冰,但只能向前,不能后退,不能撂下,更不能平移绕道。想后退,也没有退路,稍一松懈,轨枕就会重新滑落沟底。这么重的分量压在身上,千钧一发。一瞬间,我下意识地抢在老王之前,趴在冰上,双手死死抠紧冰盖,随即感到有人扑倒在我身旁,挎住我的胳膊,和我抠冰的手紧紧拉在一起。随后,八双脚从我们的背上头上蹬踏过去。
 
  滚落沟底的轨枕全抬出来了。老郑和我互相搀扶着坐了起来。老郑拍拍我肩头问:“有没有写过入党申请书?”
 
  “早就写过,没敢交。”
 
  “为啥?”
 
  “不够格。”
 
  “回去重写,尽快交上来,组织上要考察你。”
 
  我在1995年成为中共预备党员,于第二年7月1日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党员。那一年,我28岁。
 

      

  • 张老师
  • 张老师
  • 官方微信